(转载)德道者| 华斯达克金融控股曹国扬: 十岁自立更生,靠稿费读完高中,大一买了房产,今天全球首创IPPO投融资模式

2017-10-09 10:38 点击率:
转载来自谢嘉晟先生对曹博士的深度访谈。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y3N4LkusNzjqeYWulQp5Rg

 

导读

他“发明”了一种叫IPPO的首次私募发行融资模式,却被视为“骗子”。在他的IPPO融资模式下,不仅颠覆了“传统投资有风险的过程和结果”,而且创造了“低风险与高回报并存的理财神话”,实现了“投资理财安全性高、获利性强、变现性快三大最高原则完美结合在同一个产品上的投资梦想”。

事实上,他是国际财金专家,至今完成了二十七部学术专著,创新了二十种金融服务模式。他十岁起自立更生,靠赚取稿费完成高中学业,大一时就拥有了人生当中的第一套房产。2004年受聘为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客座教授,今天,他是华斯达克金融控股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和华斯达克国际金融暨境外上市研究院的院长,是境外上市国际律师联盟和境外上市国际投行联盟的名誉主席,联合国世界和平基金会的智库专家委员。

 

 

                     

01

 

在金砖会议厦门会晤之后,曹国扬从深圳来了一趟厦门。深圳是他现在的根据地,之前,他常驻北京,气候上的各种不适应和深圳创新之城的魅力,他开始转战这座有望与美国硅谷比肩的中国改革开放蓝本城市。

  

在厦期间,曹国扬与当地的一些企业家有了一场面对面的交流会,他试图用自己过去近二十年的实践,为与会的企业家通俗解读自己全球首创的IPPO新型融资模式,但似乎不易,耳熟能详的IPO本来就已经够专业,企业家能够听懂就已经很勉强,IPPO对于这些即将或准备上市的企业家来说,接受更有难度。

 

  

2011年,国内民间借贷的结构性问题频发,2012年,曹国扬随之创新了IPPO投融资模式。他一手创立的华斯达克金融控股集团,早期仅提供IPO服务,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国内中小企业融资难上加难,结合自己过去近二十年的IPO实践,他摸索出了这套全球首创模式。

  

他借鉴美国纳斯达克场外交易体系,结合中国市场需求,进行了本土化改造。他自信IPPO颠覆了传统投资渠道的三大铁律:投资没有风险,低风险和高回报并存,同一个理财产品同时实现投资人的最高保障,即安全性高、获利性强和变现性快。

  

传统的投资罗辑是“投资有风险”、“高风险高回报、低风险低回报”、“同一个理财产品的最高保障,最多只能在安全性高、获利性强和变现性快三者之中取其二”。

  

对于风险投资基金来说,罗辑更是如此,成功IPO才能实现财富的量变,IPO受阻无法在公开市场退出,只能当股东,因此,风险投资基金的投资罗辑基本上是,博投十个项目其中有一个项目成功IPO,就能覆盖十个的全部投资。大家都知道上市难,IPO更难,在国内A股IPO更是众所周知的难上加难。

  

曹国扬的IPPO能够承诺“无风险”、“低风险高回报”。他的IPPO融资模式保证风险投资基金的顺利退出,最终走的还是IPO模式,只是他在IPO过程中加入了一个私募环节,即为企业IPO垫付所需的全部费用,并根据企业需要在IPO前引入股权投资基金。

 

  

曹国扬保证股权投资基金的“无风险”和“低风险高回报”,简而言之就是“外保内融”。他为股权投资基金提供“等额类现金反担保”,通俗来讲,华斯达克会在境外全球排名前二十五大银行存入等额的现金,开立三到五年的融资性保函,透过股权投资基金指定的银行作为接证银行,如果企业无法在约定的时间顺利IPO,华斯达克就用这笔反担保资金回购股权投资基金手中的股权,并在每满三百六十五天时,支付国内银行一年期贷款利息,作为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回报。

  

对企业来说,IPO不增加财务负担;对股权投资基金来说,即便上市失败,退出也没有风险。

  

对曹国扬和他的华斯达克来说,同样没有风险。华斯达克垫付的费用,企业必须在完成IPO后,以原始股价格为其定向增发等额费用的股票,这意味着,华斯达克前期投入的辅导费用,经增发后,变成了随时可以变现的原始股。

  

华斯达克的风险集中在辅导的企业无法顺利IPO,主要因素有两重:一是辅导团队看走了眼,项目不行;二是不可抗力的意外。

  

会不会走眼,考验辅导团队的专业水准。曹国扬对此颇为自信,他在辅导企业赴境外IPO上,已经有近二十年的积淀。华斯达克确定为企业提供IPO服务前,会在一周之内会根据“三符五评”出具实地调查报告,正式签订上市辅导协议后,承诺IPO的期限一般都在三到五年之间。

  

能否顺利IPO,这是控制所有风险的关键。国内A股上市实行审批制,有很多的条框限制,境外上市普遍实行注册制,符合条件即可申请挂牌,进度相对可控。不过,有没有做市商愿意认购企业股票,关系到IPO的成功与否。资本市场偶有个别拟上市企业“因认购率不足延缓上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有动人故事的企业自然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做市商会踊跃认购,出现市场遇冷的情形,华斯达克也有应对的办法,有一套“3+1闭环”的解决之道。

 

  

上市前,华斯达克为企业引入的股权投资基金,一般会多融百分之二十五,多融的资金寄存在企业董事长的个人名下,由华斯达克和董事长共同监管,没有一起签字,谁也用不了。一旦出现市场遇冷,这笔共管的资金就是企业IPO的融资额。多融部分的股票,会转到做市商的名下,用于高卖股票“托市”,从而保证股权投资基金在限售期届满后能高价获利套现。

    

保证股权投资基金的收益,华斯达克承诺保底。境内银行的贷款利息和定期存款利息存在天然息差,二者之间大概是三点六倍左右。对于股权投资基金来说,即便无法顺利IPO,至少每年可以获得比原定期存款利息高三点六倍的分红收益;对于企业来说,纵然在约定时间无法顺利上市,股权投资基金要求回购,其资金成本与到银行取得贷款的利息一致,在国内资金成本中仍然属于最低。

  

凡事总有意外,一旦出现意外,企业IPO不了,华斯达克用于提供“等额类现金反担保”的资金风险,又当如何控制?

  

华斯达克设置了四重回购保障:首先偿还的是多募共管的百分之二十五现金;其次,企业每年都会提留百分三十的税后利润累加应急;在IPO受挫的最后一个年度,还另有百分之七十的利润和企业三到五年不动产的自然增值,可以到银行质押或处置;最不堪的就是投资投成股东,前面三重保障都失效,“大不了就是做长期股东,参与管理企业”。

  

在曹国扬看来,传统的投资保障,安全性高、获得性强、变现性快三者中最多只能取其二,很难做到三全齐美。所以他说,IPPO投融资模式“实现了人类投资的梦想”。

  

因为模式专业和投资回报的“绕来绕去”,尽管演讲时曹国扬已力求通俗易懂,他对台下企业家能否完全理解他的IPPO,并没有绝对的把握,但他相信这是个开始。

 

                               

02

 

曹国扬开始在国内推介他的IPPO投融资模式时,一度被视为“骗子”。国内的金融精英们已经通过多少实践,证明了“投资有风险”、“高风险高回报”的金科玉律,如今突然有同行声称创造了“颠覆性”的投资模式,“无风险”、“低风险高回报”,怎么听着都觉得不靠谱。

  

被视为“骗子”的那一段时间,曹国扬在国内一度威名扫地,他也很郁闷。

  

IPPO投融资模式并非曹国扬凭空想象,此时的他早已是台湾知名的财金专家。他1991年从台湾赴美国留学,先在美国布里兹堡大学拿到了企业管理硕士学位,后又在美国杜克斯大学攻读了财务金融博士学位,至此,他自认为“才读完了完整的金融基础学科”。

  

到了美国,曹国扬开始进入华尔街投行实践。1998年,他在美国德拉瓦州多弗市成立华斯达克的前身百胜客,1999年,台湾桶装水企业汉涛华生(交易代码:HIQW)在美国纳斯达克小资本市场上市,融回700万美元,这是台湾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也是曹国扬进入投行后成功辅导的第一件作品。以此为基点,曹国扬的投行生涯渐入佳境,2009年,百胜客在纳斯达克上市。

  

汉涛华生上市的那一年,正值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冲刺峰顶,不只是台资企业对于奔赴纳斯达克上市蠢蠢欲动,大陆的企业同样热血沸腾。汉涛华生样板让曹国扬名利双收,一方面,台湾工商时报跟他约稿开辟“前进纳斯达克”专栏,介绍企业要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一些实战技巧,后顺应出版社的要求,他把专栏作品整理成书,出版了人生当中的第一本专著《揭开纳斯达克的神秘面纱》;另一方面,应海内外企业邀请,辅导赴美国各级市场上市。

 

 

  

本想“写本书立个言”就好,却没想到写书和辅导企业上市都一发而不可收。不过,曹国扬两不耽误,利用为企业提供上市辅导的闲杂功夫,结合操作实践,他陆续出版了二十七本关于IPO和投融资方面的专著,除《揭开纳斯达克的神秘面纱》外,还有《美国上市法律实务与尽职调查》、《美国投资银行承销实务》、《美国塞班斯法案与内部控制建置》、《美国证券市场上市实务》、《大国崛起与金融创新》、《澳大利亚上市实战100解》等,并不断获得荣誉,先后受聘为境外上市国际律师联盟和境外上市国际投行联盟名誉主席,联合国世界和平基金会智库专家委员,以及联合国国际绿色和平产业联盟副主席,2004年,他又受聘为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客座教授。

  

辅导国内企业上市同样硕果累累。根据曹国扬提供的资料,他和他的辅导团队,自1999年以来,至今共成功辅导了四十二家境内企业赴境外上市,除台湾第一家纳斯达克上市企业汉涛华生外,他自己创办的,为企业提供上市服务的百胜客也在纳斯达克上市,帮助企业完成的融资额超过一百三十亿元人民币。按照曹国扬的说法,“成功率超过99%”。

 

  

2004年受聘为中国人大客座教授,是曹国扬从美国返回中国的开始。接触了大量的国内中小企业后,他发现,国内的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个普遍现象,多数企业的融资渠道单一,要么找银行,要么只能转向民间借贷,银行资金成本较低,但需要实质抵押物,而中小企业普遍无物可押;民间借贷则成本高昂,很多企业拆借了民间资金后反受其累,难以承受的利息支出,反而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以他的辅导上市实践,曹国扬意识到,完全可以探索一套解决国内中小企业融资难题的应用方案,企业除了厂房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固定资产外,其实还可以利用企业自身拥有的,有价值的资源和条件对外融资。于是,他又摸索出了以专利技术和著作权等作为融资标的的知识产权证券化,以企业家收藏的艺术品为融资标的的艺术品证券化,以库存商品为融资标的的商品证券化,以三年内达到境外IPO上市的股权为融资标的的股权证券化,以及以有好的开发计划却无法取的银行贷款的土地为融资标的的不动产证券化等,在华斯达克提供的等额类现金反担保下,对急需资金的中小企业来说,这些都是可以在资本市场得到投资人的青睐,短期内实现融资的金融创新模式。

  

探索阶段,曹国扬其实也走过弯路。刚开始在国内推广他的创新金融时,按照境外金融业的惯例,会先与企业签订一份意向书,在尽职调查完成后,再与企业签订正式的上市辅导协议。这就给了没有契约精神企业一个可乘之机,一些企业在签完意向书后,绕开了华斯达克的“三符五评”环节,拿着意向书去对外融资,结果是,融到资金后再也见不到后续进度,更遑论签署正式协议开始辅导了,但不明真相的吃瓜企业和投资人,往往把投资失败的责任加诸在曹国扬身上。有两年时间,曹国扬在国内出师不利备受打击。此后,他调整了服务模式,只有在通过“三符五评”实地调查后,才与企业签订正式上市辅导协议,在大陆的探索才慢慢开花并结了果。

 

  

此后,结合IPO,曹国扬探索了信贷资产证券化盘活资金存量的融资解决方案,创新了华斯达克I板自动化交易平台,境外上市“三符五评”实地调查操作模式,“3+1功能专项帐户”确保境外IPO成功上市之操作模式,“等额类现金反担保”操作模式,商品证券化-CBS操作模式,不动产证券化-ABS,艺术品证券化的ABSr创新操作模式,股权证券化的EBS操作模式等二十项金融服务,这些金融创新在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的同时,保证投资者获得丰厚收益,并从容退出。

  

基于上述业务,曹国扬于2012年在香港成立了华斯达克金融控股集团,并先后创立了华斯达克国际金融暨境外上市研究院,华斯达克股权交易中心,华斯达克艺术品权证交易中心,在大陆成立了华斯达克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华斯达克股权投资基金,以及华斯达克财富商务俱乐部和华斯达克艺术品租赁公司等。

  

                                       

03

 

国内市场对曹国扬的傲慢与偏见只是持续了不长的一段时间,曹国扬很快用实战证明了他的理论,并创新了一系列前无古人的金融操作模式。实际上,曹国扬在投资领域的“赚钱”能力,从少年时代起就已经天赋异禀。

  

曹国扬1962年出生于台湾马祖,上有五兄一姐,父母重男轻女,跳空女儿,把他的乳名叫“小六”。他还只有十一个月大的时候,父亲因为经商受挫英年早世,彼时的大陆刚经历过饥寒交迫的“三年大饥荒”,隔岸的马祖情形好不到哪里去,对于人口众多劳力偏少的曹国扬一家来说,窘境更是由此可见一斑,一家的重担首先落在当时十六岁的长兄曹金官肩上。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曹国扬感受到了“长兄如父”般的温暖。

 

  

十岁那年,为帮助弱势群体,台湾开办了大陆称为福利院的育幼院,专门收养失去双亲或者失父单亲家庭的孩子,家境如此,曹国扬毫无争议地被送进育幼院。在育幼院阶段,他就近上了一所国小。

  

从上国小起,曹国扬就表现出超强的“赚钱”能力。

  

国小有家便利店,每到课间休息时,就被大量学生挤满,很多学生不像曹国扬家那么穷,家长会给一点零花钱,让孩子可以在饿了时买个把面包充饥。嘴馋其他同学有零花钱买面包,一些高年级的同学想出了歪招,在夜黑风高的晚上,撬开便利店偷面包吃,曹国扬不敢,只有咽口水的份。

  

不过,曹国扬很快找到了办法,育幼院周边有大片荒地,他鼓动同宿舍的另外两位同班同学,和他一起开荒种瓜果蔬菜。他的想法很简单,种出的瓜果蔬菜拿到到市场上去卖,然后就有了零花钱买面包。为了打消两位同学的销路疑虑,他还自靠奋勇:到时我去卖,换回来的钱咱大家平分。

  

从家里拿来种子,利用放学的时间照顾菜地,收获季节终于有了收成,站在田头,看着瓜果满地,曹国扬“很有成就感”。

  

说来也巧,第一次背上瓜果菜蔬到农贸市场去卖,就碰到了一位同学的父亲在摆摊卖菜。见到曹国扬,同学的父亲很惊讶:“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按照同学父亲的第一直觉判断,八成这小子偷了人家菜地里的劳动成果,然后拿到这里来卖钱。当曹国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后,同学父亲深受感动,当即表示了支持:“以后把所有的瓜果蔬菜都拿来卖给我。”

 

  

这事在育幼院一下子轰动了,看到曹国扬几个同学种菜赚到了钱,其他同学也来了劲,育幼院周边的空地陆续开垦出了大片荒地,种上了各种瓜果蔬菜。群体性的举动,不只惊动了学校,也惊动了政府,政府派人调查了事情真相后,很快对救济方案作出调整。政府认为学生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学习,而不是种菜赚钱,因此,给育幼院的每位学生每个月增加了二十元的零用钱,“让大家都不要再种菜了”。

  

种菜只是曹国扬在十岁时候就表现出来的一个“赚钱”能力。

  

在从育幼院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个“非常小”的基督教堂,有一个周末,曹国扬看到教堂门口“人山人海”异常热闹,他挤上前一看,原来是教堂固定在周末向大众派送一些糖果、饼干、大米和面粉等。曹国扬第一次参与就领到了一些糖果和大米,他把这些东西拿回家,母亲也很欣慰。

  

从这一次参与派送中,曹国扬了解了教堂一些活动的游戏规则:如果愿意背《圣经》,还会有更好的礼品可以拿,比如现金,最多可以奖励五十元。曹国扬不只会开荒,学习成绩在班里也是一路领先,背《圣经》这事在他看来并不难,况且还有物质上的刺激。这么好的机会,其他同学自然也不甘落下。

  

进入背《圣经》比赛,曹国扬马上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赚钱”天赋。其他同学都老老实实从《圣经》的开头背起,只有他有选择地跳着背。他留意到一个细节,教堂的四周挂着很多《圣经》上的词句,据此他判断,“这些篇目一定是《圣经》中的经典”,而牧师抽背的范围一定是这些经典之中的语段。

  

果不其然,牧师的考题大多在曹国扬背诵的范围内,几乎每抽都会背,他拿到过五十元的最高奖。当时一袋一百公斤的大米售价是九十元,他背个《圣经》就能买回大半袋米,家人都为他的聪明才智感到自豪。

  

今天触及这些往事,曹国扬对于那段苦难岁月还会伤心落泪,不过,对另一段经历则是满满的自豪。

 

 

十岁离家住校,多数孩子都会想家,每当夜深人静,有些孩子会哭鼻子。曹国扬也想家,但他知道“哭解决不了问题”,他想到了看书,看书可以让自己沉浸在书的乐趣里,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一觉天亮,想家这事也就过去了。

  

国小有个图书馆,管理员不明就里,看到这个学生这么喜欢看书,当然支持,凡借必给,在育幼院的五年时间里,“这个年龄该看不该看的书,至少看了不下一万五千本”。

  

由于阅读了大量课外书,曹国扬比同龄人更加成熟,也由此掌握了人生自立更生所需的知识资本。

 

                               

04

 

在育幼院结束国小课程,初中阶段,曹国扬一家搬到了台中。在那里,他面临人生当中的第一次重要取向,初中毕业后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上高中,然后考一所理想的大学;要么选择上职业学校,学一技之长,尽早帮到家里。就家里的实际困难而言,尽早参加工作帮到家里自是首选。

  

曹国扬的成绩很优秀,从小学到初中,基本上都是年段前三名,并且由于在育幼院五年阅读了大量的课外书籍,他的文笔非常好。按照他的实力,继续上完高中考取一所理想的大学,并非不可能,但现实的家庭困难是,如果要上,他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高中学费和生活费问题。

  

曹国扬并不甘于此生定格在职业学校。他先是不甘不愿地上了一所职业学校,选择了机械工程专业,但半年后,他就离开了那所职业学校,离开了台中的家,只身回到马祖,他要继续上完高中。

 

 

优秀的文笔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利用业余时间,曹国扬给当地《马祖日报》的副刊投稿,一般一个头条可以拿到四十五元的稿费,四十五元的稿费足够维持他一周的生活费。曹国扬一有空就写,稿费不只满足了他高中三年的学习费用,有时候还能贴补家用。

  

在曹国扬的记忆中,高中三年,只有《丑陋的新闻界读后感》这篇文章没有被采用。

  

有意思的是,曹国扬都用笔名“阴群”投稿,从未跟社报编辑见过面,报社一直认为他是一名当兵的预官,以致于文风才会如此老练,见地如此深刻。一直到高中毕业要去上大学,曹国扬跟报社编辑作别,编辑终于看到了站在面前的这位年轻人,惊叹不已。

  

曹国扬以优异的高考成绩考上了台湾逢甲大学银行保险学专业,是当年马祖仅有的两名非政府保送考上大学的毕业生之一。

  

曹国扬今天说来仍觉有趣,当初选择银行保险学专业实际上并非冲着未来当一名财金专家什么的考虑。从选择文理学科开始,他最大的志向就是发挥一技之长,在未来当一名记者,但征求了督导老师李家顺先生的意见后,老师的一席话改变了他的一生。

  

李家顺老师说:“兴趣的东西在休闲的时候都可以做,但出路有困难,你虽然有写作的天赋,考虑到现实的家庭因素,未来工作还是要考虑‘赚钱’为先。”

  

曹国扬最后放弃了文科专业,选择了工科的商学院。

  

填报大学专业同样是个有趣的过程。曹国扬看上银行保险学这个专业,是因为这个专业既有银行,又有保险,跟单一的会计、经济、国贸专业不太一样,就业时可以有双重选择,银行不行可以找保险,保险不行可以找银行。日后能够成为在财金领域拥有话语权的国际专家,他当初压根就没去想过。

  

到了逢甲大学后,曹国扬超强的“赚钱”能力再次脱颖而出,并且展现出了金融专业能力的另一面。进入大学,他继续坚持写作投稿习惯,一边完成学业,一边往台中的一家杂志社投稿。机会在有一天突然从天而降,他接到了杂志社主编的一份邀请,原来,主编看上了他的文笔,请他“捉刀”帮人写一本书,回报是十万台币。

  

这本书的署名虽然没有曹国扬,这笔收入却成为他的原始资本。当时台中一套单身公寓的价格大概六七万,三房两厅的房产三十来万。拿到稿费的曹国扬,通过互助会和银行按揭放大了财务杠杆,在台中中兴大学边上购置了一套三房两厅。他看到,学校周边的住房出租很有市场;他也明白自己的处境,未来一切只能靠自己努力,这笔钱花了也就花了,中国人崇尚建家立业,立业就先得有个家,买下这套房子,三个房间可以出租收益,自己住在客厅也能凑合。

  

就这样,还在读大一时,曹国扬就拥有了自己的房产。他把这套房子的三个房间用于出租,一个房间月租两千五百元,三个房间月收七千五,曹国扬不仅大学费用无虞,还能按月偿还互助会和银行贷款的本息。

  

看到“小六”这么拼命,如父的大哥也深受感动,他加盖了台中家里的三楼,让曹国扬住到家里来,跟着他们一家一起吃饭。哥嫂上班,大学属于自己的时间比较宽裕,曹国扬早早地在家里备好午饭,等哥嫂下班。不知不觉中,手足之间加强了沟通,曹国扬还省下了一笔不小的伙食费。

 

  

1985年,曹国扬从逢甲大学毕业时,以一百三十五万的价格卖掉了这套房子。在任职的台湾文复会附近花七十万另买了一套连体别墅,花三十多万购买了一辆全新的小轿车,拿着剩下的三十多万,过起了令人羡慕的小康日子。

  

曹国扬在文复会待了六年,期间,他白天上班,晚上在一所民办学校教书。借助文复会这个平台,他在台湾推动了“全国孝行奖”和“全国师铎奖”,这两个奖项一直持续至今。

  

在教书中,曹国扬经常觉得书到用时方恨少,“本科四年所学的金融知识有限,无法洞悉更多深奥的理论”,他意识到,要吃透金融这门学问,还需懂得企业管理,1991年,曹国扬辞掉公职,从台湾赴美留学。

 

 

 

砺志之道

 

问道者:怎么看待坎坷?

曹国扬:每个人成长的道路上都会有坎坷,但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只有想不到的方法。有时候我睡觉都在想解决问题的办法,梦一醒突然就有了灵感,问题就解决了。

  

问道者:怎么看待质疑?

曹国扬: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很多机会都是在质疑声中开始,在议论声中发展,在掌声中成熟。因为机会来的时候都是丑陋的,只有勇于把握机会,并敢于为机会努力并坚持不懈,才能成为被财富追求的人。

  

问道者:怎么看待成功?

曹国扬:得到就要付出,自己付出的过程中会得到肯定和尊重。成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做事情不要有目的,努力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别人就会感动,无心插柳柳成荫说的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