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斯达克曹国扬致 湖南竹亿轩公司全体会员一封公开信

2018-06-30 20:12 点击率:
 华斯达克曹国扬 湖南竹亿轩公司全体会员一封公开信
 
一、2015年4月本人受邀参加竹亿轩公司乔迁活动,到了长沙会场,才知道是与竹亿轩公司签署澳洲上市意向书,惊觉上当,为顾及现场1500人之观感,被迫上台。
二、经过三符五评实地调查,有条件的通过,并于2015年9月签署正式上市委任合同,合同约定境外保荐团队辅导费用由华斯达克全额代垫,并在澳洲公司注册时以每股资产净值做基础,给予人民币1500万元之原始股票作代垫对价,初步达成用IPO方式上市(附件一-委任合同)。
三、2016年初,保荐团队陆续进场辅导,在向澳交所递交IPO注册文档前,依程序必须在澳洲成立上市主体公司,并在整理股东名册时赫然发现李泽平董事长竟然已将100%控股的股权130%的卖掉,此种淘空公司股权的行为前所未见,问题十分严重,已经无法上市。
四、经研究,本人代表华斯达克股东愿将大部分代垫而取得之股权数以低价转让给李董事长个人,一则可将超卖的股数补回,再则可将李董事长个人的股权占公司总股数的相对控股地位。
五、股数转让及对价:1.竹亿轩公司注册资金为人民币1亿元,依上市委任合同之约定,辅导费用代垫款为人民币1500万元,注册上市主体公司时,以当年的每股资产净值为增加股权的计算基础,当年审计财报的资产净值为人民币3690万元(附件二-财务审计报告) ,2.精算结果,竹亿轩上市时原始股东共需1.6亿股,分配结构为竹亿轩公司1.45亿股,华斯达克1500万股(附件三-股东名册), 3.对外发行1.6亿股,资产净值为人民币3690万元,每股净值为人民币0.23元(备注:当时竹亿轩的股票转让价格人民币3.5元), 4. 华斯达克代垫款人民币1500万元除以每股净值为人民币0.23元=6521万股,5.将其中5000万股每股人民币0.8元=人民币4000万元转让与李董事长,(附件四-协议书) 6.李董事长分二期共人民币2000万元已给付,另立借据人民币2000万元(附件五-借据),言名上市挂牌之日即汇付。
六、2016年第三季向澳交所递交IPO注册文档前夕,全球前五大、澳洲第一大审计师事务所BDO突然通知竹亿轩,因该所风险评估部门在中国政府的工商管理局官网上,查到该公司触犯传销组织运作,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并被省市政府处罚在案,证据确凿,故退出保荐业务(附件六-BDO辞职通知及官网证据)。
七、华斯达克为减少损失,本人亲赴澳洲另组团队,改为合规的方式先在澳洲国家证券交易所挂牌后,再择机转板到澳交所,并再三告诫竹亿轩不得在有类是情事发生,并想办法去除网上资料,否则神仙难救,此时华斯达克又因竹亿轩的原因,又将多支付一大笔额外的辅导费用,钜额的损失换不到竹亿轩公司一句感谢或抱歉(附件七-新聘审计师合同)。
八、2017年初,保荐团队查出竹亿轩有三笔转投资及借贷款项违反国际会计准则之规定,有淘空资产的嫌疑,必须限期归还才能出具审计报告,也才能够向国交所递交注册文档,基于此,竹亿轩公司数度亲赴澳洲与保荐团队商议,并立下承诺书,保证限期返还或以土地作价归还(附件八-承诺书),但一直都见不到成果,本人眼见注册无望,焦虑万分,情急之下,便提议人民币300万元的公关费若可能,则可争取先行注册的机会,并保证若非归责于竹亿轩淘空资产之原因而未能挂牌时,将全额退回公关费用(附件九-协议书),结果翌月注册(附件十-注册文档),但在挂牌之前,国交所的审查委员又在中国政府的工商管理局官网上,发现到该公司触犯传销组织运作,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并被省市政府处罚在案,证据确凿的证据,经团队再三协调,国交所决定捉小放大,要求竹亿轩将土地过户给公司的承诺实现后就准予挂牌(附件十一-国交所回覆函)。
九、虽然在理,公关费没有退回的必要,但于情,本人仍愿全额退回,并在李董事长汇还本人剩馀人民币2000万元的股款中扣除。
十、2017年9月21日竹亿轩要求湖南湘和律师事务所出具法律意见书给国交所,说明土地过户手续办理中,最迟在12月底前完成(附件十二-湘和律所法律意见书)。
十一、为了帮助竹亿轩公司能顺利的办理土地过户手续,2017年10月,本人向竹亿轩公司提出外保内贷融资方法,华斯达克的海外股东愿意在国外银行存入1000万美元并开立一年期的备用信用证给竹亿轩,并据此为向中国的银行作贷款的担保,可惜的是,竹亿轩公司认为二个月的时间太长而作废。
十二、至今为止,国交所及保荐团队还一直等待竹亿轩完成土地过户手续,实现挂牌目标,但在等待的过程中,竹亿轩一再对外毁诋华斯达克的不是,为了让竹亿轩还有上市的一线生机,本人选择沉默。
十三、时至今日,保荐团队看不到土地过户的实质进度,不断的询问得到的是无尽的乎悠,2018年3月,曾经担任过全球前四大审计所之一毕马威董事的澳洲独立董事安德鲁先生,正式向竹亿轩辞去了独董职务(附件十三-辞职信),4月,另一个澳洲独董苏珊女士也辞去了独立董事职务,此时,澳洲上市主体公司已无任何一位独立董事,竹亿轩又多一项不符澳洲上市的规定。
十四、至此,竹亿轩已经完全失去了澳洲上市的条件与机会,本人才决定将事实公布于众,一则想让各位会员明白-华斯达克只是辅导费的投资者,为了降低投资风险,本人组建世界顶尖、澳洲一流的保荐团队,竹亿轩不上市损失最大的是华斯达克,二则希冀能让全体会员明白-上市最大的风险在于经营者的良心,所以投资是投资人,而不是公司!